《與藝術沾邊 》第396篇 ·蒔繪小史

虛極子按:光可鑒人,自有仙客來磨;凝茲巧笑,寧是漆園神工?

一只年逾百歲的日本漆箱,荷蘭人對它不離不棄,為它鑲框安座,重塑金身。日本的髹漆家具究竟有何魅力讓荷蘭人如癡如醉呢?

▲ 在兩只日本蒔繪漆箱基礎之上改造而成的高足立櫥,約1700年,202.5 x 160 x 54 cm
荷蘭阿姆斯特丹 國家博物館藏

談到魅力,便不能不說說日本漆箱上的蒔繪藝術(日語:蒔絵,maki-e)了。蒔(shì),意為“移植、栽種”;《廣雅》解釋為“分秧勻插謂之蒔”;所以“插秧”也可稱作“蒔秧”。蒔繪,在現代漢語里有“撒(灑)畫”之意,因其最突出的工藝特點就是往漆液里均勻地撒入金銀銅鉛鋁各種金屬粉末,借以表現豐富的顏色和紋理。此法恰似往水田里撒秧種、插秧苗,所以這個“蒔”字用在這里是再恰當不過的了。

▲ 蒔繪常與螺鈿相映成趣

公元8世紀的奈良時代(710-794),扶桑島上唐風東漸,已有數千歷史的中國漆藝在日本扎下根來。蒔繪工藝中最古老的技法“研出蒔繪”從此誕生了。此法先于漆器上用漆描繪圖案,然后撒上金銀粉,待其陰干后整體髹清漆,等到徹底干透,再用研磨炭打磨推光,直至圖案浮現出來。

▲ 平安時代 澤千鳥研出蒔繪螺鈿小唐柜 日本和歌山 金剛峰寺藏

后來到了平安時代(794-1185)又出現了“平蒔繪”(hiramaki-e),一改唐風的穠麗,淡雅的和風漸起。為了避免在繪制漆畫的過程中漆料過早凝結,以及為了讓畫面更加精致無誤,平蒔繪工匠事先在紙上從容地描繪紋樣,然后反貼于漆面上,再用漆臨摹圖案,趁漆未干時迅速撒上金屬粉,待干燥后在繪有紋樣的地方涂清漆,固定住金粉,陰干后研磨至圖案呈現。

▲ 黑漆梨子地平蒔繪山水樓閣紋敞流壺及托盤,1640-1690年 壺:27.3 x 25.4 x 16.5 cm;托盤:8.9 x 52.7 cm 美國薩勒姆 迪美博物館藏

鐮倉時代(1185-1333),南宋僧人渡海而來,其中不乏擅長寫生的繪畫天才,日本貴族的審美品位在這一時期迅速精致化,富于三維立體美的“高蒔繪”(takamaki-e)應運而生。高蒔繪的具體做法和平蒔繪相去不遠,只是作畫部分的漆面隆起高出平面,因此得名“高蒔繪”。高蒔繪和平蒔繪相伴而生,所以圖案凹凸有致,在帶給人視覺享受的同時,又讓人體驗到訴諸觸覺的質感美。

▲ 鐮倉時代 梅蒔繪手盒 日本靜岡縣 三島大社藏

▲ 盒蓋上用高蒔繪立體表現梅枝與成群嬉戲的大雁,銀片嵌出的“榮、傳、錦、帳、雁、行”6個字,取自唐代詩人白居易的詩句“榮傳錦帳花聯萼,彩動綾袍雁趁行”

▲ 梅蒔繪手盒是幕府制度的建立者源賴朝的妻子北條政子供奉給神社的化妝盒,包含34件化妝用品

除了這三種基礎性蒔繪之外,后來還出現了哪些高超的蒔繪技法呢?咱下篇不見不散。

下期預告:肉合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 《與藝術沾邊 》第396篇 ·蒔繪小史已關閉評論
  • 335 views
    A+
發布日期:2019年10月25日  所屬分類:與藝術沾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