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藝術沾邊 》第395篇 ·萬里之外的下半身

虛極子按:這些高足柜的造型實在是活久見,仔細分辨就不難發現它們都是“組合家具”——四百年前的組合家具。

荷蘭黃金時代的多屜藏寶柜,珍藏著自然界的奇珍,韞匵著人世間的巧物,彰顯著自身的奢華,傳遞著東西方的藝術。實際上,荷蘭家具在裝飾方面深受東亞傳統工藝的影響,髹漆、螺鈿、百寶嵌……從某種意義來說,荷蘭庋(guǐ)具不啻是一門全球性綜合藝術。以下圖這只高足柜為例,其主體框架用的是歐洲本土的橡木,貼皮則是印度科羅曼德爾海岸出產的黑檀,其他部分還用到了橄欖木、薔薇木、紫心木和香柏木;在髹飾方面,這只柜子仿效了日本蒔繪漆藝之一的“梨子地”(nashiji),所以柜子表面上的顆粒狀漆飾宛如梨皮,17、18世紀的歐洲人形象地稱它為Aventurine——“沙金石”。

▲ 荷蘭制造的高足多屜柜櫥,1660-1680年,170 x 120 x 43 cm 荷蘭鹿特丹 博伊曼斯·范·伯寧恩美術館藏

▲ 日本梨子地蒔繪漆藝

當時很多類似的荷蘭高足柜櫥不只是山寨,有時干脆就是“拿來主義”的產物——將整只日本蒔繪漆箱改頭換面一番,變成自己的國貨精品。例如下圖這只柜子,它的髹漆部分便是兩只17世紀早期外銷到歐洲的日本漆箱,荷蘭人在1700-1705年之間對其進行了框架改裝。

▲ 橡木貼皮髹漆高足立櫥,202.5 x 160 x 54 cm
荷蘭阿姆斯特丹 國家博物館藏

這些高足柜的造型實在是活久見,仔細分辨就不難發現它們都是“組合家具”。例如下圖中這只詭異的高足柜,上半身是日本黑漆平蒔繪嵌螺鈿的箱子,下半身其實是一張制作于1625-1650年之間的荷蘭桌子。

▲ 日本黑漆金銀平蒔繪嵌螺鈿高足柜,1600-1630年,78.2 x 102.3 x 61.6 cm 美國薩勒姆 迪美博物館藏

令荷蘭人無法斷舍離的日本蒔繪漆箱,最早往往是為葡萄牙人訂制的,所以帶有明顯的“南番風格”:動植物裝飾圖案、密集鑲嵌的螺鈿、鋪撒的金粉,還有下圖這只箱子的隆蓋款式,無一不是西方人喜聞樂見的美學元素。

▲ 日本黑漆金銀平蒔繪嵌螺鈿高足箱,約1610年,64 x 131 x 55 cm 瑞典皇家收藏

日本蒔繪漆箱在當時價值不菲,哪怕是最廉價的那種在1614年的日本島內就能賣到6.6個荷蘭盾,兩年后轉賣到荷蘭時即可騰貴6倍——約等于40盾。中等價位的蒔繪漆箱價值約80 盾,精美華麗的最優等漆箱甚至能賣到180盾。質量上乘如圖中的漆箱若能一口氣賣出四五只,一幢阿姆斯特丹豪宅別墅就換到手了。昂貴的日本蒔繪家具并不是人人都消費得起,它們往往作為權貴階層禮尚往來的饋贈佳品,轉手于王公貴族之間。上圖這只寶箱經由葡萄牙人賣到荷蘭,再由荷蘭使團1616年進獻給瑞典皇室,從此在瑞典宮廷里一睡便是400年!

下期預告:蒔繪小史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 《與藝術沾邊 》第395篇 ·萬里之外的下半身已關閉評論
  • 251 views
    A+
發布日期:2019年10月21日  所屬分類:與藝術沾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