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藝術》(285)

編者按:《中國藝術》(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國藝術的重要文獻,1958年在紐約出版,上下兩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禮澤)(漢學家、西方藝術史家)從中國的地理特色著手,系統梳理了玉器、青銅器、漆器、絲綢、雕塑、陶瓷、繪畫、書法、建筑等中國藝術的各個門類。他堅持客觀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對所討論器物給予美學價值論斷,而是讓器物自己說話”。

“讓器物自己說話”,與觀復博物館“以物證史”的理念有異曲同工之妙。這也是我們選擇翻譯此書的原因。此次我們邀請到美國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譯大獎獲得者對此書進行正式專業的翻譯,譯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國現代語言協會國際索引數據庫)和AATA(國際藝術品保護文獻摘要)收錄的美國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譯團隊成員。

本著尊重原著的原則,此次翻譯將存疑處一一譯出,其后附有譯者注。現在就讓我們跟隨本書,在絢爛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華文明的博大輝煌。

圖73a,b

六朝時,瓶的造型有各種變化。高足變成了淺圈足,或者變成了無足;肩部變高,有時候是兩系,有時候四系。頸部變小,口變大,所以瓶變成了高罐的樣子。更經常看到的是,頸部還是很高且外撇;這就是我所謂的“兩段瓶”。其起源和發展完全在本土陶瓷傳統之內。晚唐的這種瓶,特別是越窯生產的瓶,變成了一種主要的造型(圖73b),完美地表現了唐代對這種夸張輪廓的偏好。肩部通常都較為平坦。其他兩段瓶的造型都表現出受到了西亞的影響(圖73a);有些瓶頸部附件花口外翻,表示起伏波浪狀,有時候壺身還有豎線的壓印痕瓜楞裝飾。這種瓶我們通常叫做“凈水瓶”(71e)。

圖71e

古希臘式雙耳細頸瓶

圖74a的瓶現藏于布法羅科學博物館,或許是隋朝作品。很容易就看出,唐代的雙耳細頸瓶起源于這種瓶,只是肩部的環形系變成了典型的蛇紋或者龍紋系而已(圖36c)。這里西方的改造性影響又一次發生;但這里沒必要去設想存在伊朗的中間過渡形態,實際上根本找不到這樣的情況。雙耳瓶存在于所謂的帕提亞時期(前250到公元226年)的藍釉陶瓷中,但其造型的多樣性要少于敘利亞的玻璃樣品,看不出這些是中國的作品。如圖74b這樣的敘利亞玻璃器,或許給中國的窯工帶來啟發,設計攀爬的龍的造型的系,玄紋頸部的情況也是這樣。

圖36c

圖74b

西方的玻璃器工匠增加系的裝飾的方法之一,是使用鉗子夾住玻璃條再鑲嵌。圖75a的杯子把手來自塞納-萊英河的玻璃工廠,年代為3世紀早期,現藏于Colchester博物館。還有許多類似作品記錄在案。如Thorpe所說,這些玻璃條的典型造型是一種邊緣翻起的雞冠形狀。我認為這種造型肯定是中國窯工看到了敘利亞的模板后得到啟發制作的,最終決定了唐代雙龍兒瓶的造型式樣。

圖75a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 《中國藝術》(285)已關閉評論
  • 277 views
    A+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18日  所屬分類:中國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