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藝術》(275)

編者按:《中國藝術》(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國藝術的重要文獻,1958年在紐約出版,上下兩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禮澤)(漢學家、西方藝術史家)從中國的地理特色著手,系統梳理了玉器、青銅器、漆器、絲綢、雕塑、陶瓷、繪畫、書法、建筑等中國藝術的各個門類。他堅持客觀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對所討論器物給予美學價值論斷,而是讓器物自己說話”。

“讓器物自己說話”,與觀復博物館“以物證史”的理念有異曲同工之妙。這也是我們選擇翻譯此書的原因。此次我們邀請到美國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譯大獎獲得者對此書進行正式專業的翻譯,譯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國現代語言協會國際索引數據庫)和AATA(國際藝術品保護文獻摘要)收錄的美國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譯團隊成員。

本著尊重原著的原則,此次翻譯將存疑處一一譯出,其后附有譯者注。現在就讓我們跟隨本書,在絢爛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華文明的博大輝煌。

從基本功能角度看,立件的種類不多。罐、碗、瓶、花瓶、執壺、盤和杯的區分基本清楚;但也有根據造型和功能不能進行完全有效區分的情況。瓶的基本特征,我們可以說,是其窄口。但許多花瓶也是這樣。而有些瓶則幾乎沒有頸部,有些窄口和長頸器物則一般叫做瓶但看起來卻更像花瓶。但,什么才是本質上的花瓶呢?記住了這種模糊性,我們就不能完全徹底分清各種唐代器物的造型。

只有當我們能夠分析各組唐代器物的類別造型,才能欣賞唐代陶瓷藝術的驚人普遍性。因為不管具體的功能如何,也不管我們前面說過中國陶瓷的目的適用性如何,要是認為這些陶瓷在任何情況下都是實用的,這當然是錯誤地。這些器物有顯著的個性特征。這就是我展示他們時所找到的借口,雖然他們的類型學特征各異。圖65展示了以上羅列的各種器型,可以幫助我們展示。

圖65

下面的討論不會每件都講。我們的總論點是,唐代是中國陶瓷的形成時期,獨具個性,我們這里可以討論一下唐代窯工如何通過外來器物造型的吸收,豐富唐代瓷器的造型。這是由于當時的政治氣候的寬松帶來的世界主義。

除了一些瓶作為例外,所有的主要器物類別都能夠在唐以前的陶瓷中找到。而大多數的唐代實際造型,如圖65所示的這些典型唐代造型,似乎都只屬于唐代,而且是借鑒了外來元素的結果。但這種借鑒精神并非機械模仿某種式樣,也不是不拘一格的設計者在原創枯竭之后產生的別出心裁。這一時期,很少有拒絕的內容,用Gray的話說,這一時代的精神是外向包容的。但所有借鑒都要符合中國的秩序習慣。所以唐代的陶瓷既不濫用模仿,也不會做無意義的拿來。

有時,我們會在一件中國的器物中找不到一點中國的元素,不管是造型、類別還是裝飾都是外來的。但如果要拿來和外國原型比較,就會感覺到質感的區別。比如鳥頭壺這種瓶類。其來源是薩珊的金屬器。大多數的裝飾元素也是西亞風格的,而鳥頭主題也是來自西方。但中國對圖36a的器物的改造令人滿意,而且應該來說這件借鑒品超過了其原型的水平。

圖36a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 《中國藝術》(275)已關閉評論
  • 263 views
    A+
發布日期:2019年10月21日  所屬分類:中國藝術